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弄潮 正文

深评丨企业税赋重不重,调查不妨先从个案开始

浙江在线评论员  高路
责任编辑 程永高
2017年01月11日 08:34:50

更多

对国家来说,税和费的界线分明,但对企业来说,超出合理范围之外的都是负担。这些问题都需要以个案的方式去查清,通过个案的调查来凝聚社会共识。

  因为曹德旺放的一炮,企业税赋的问题牵动了全社会。昨天,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被问及中国税负问题时对此表示,个案具有它的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财政部、税务总局分别从税制改革和税负构成的角度作了分析和回应。他们的结论是,我们国家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

  4.jpg

  徐其实指出的是个体和整体的差异问题。确如徐绍史说的那样,个案有特殊性。不同的企业、不同的个体对税赋的感受是不一样的,不同的行业也有不同的税赋标准,比如烟草行业,可能售价的一半以上都是税收,而动漫产业,不仅税费少,国家还给补贴,不能一概而论。除了行业不同,还有地区不同,如果将国家转移支付的因素考虑在内,其实东部发达地区的税赋水平要高过全国整体。这些不同决定了每家企业差异可能非常大,当然不能以个体来否定全部。但是整体也不能覆盖个体,对国家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一家企业是个体,但对每家企业来说,就是全部,也需要得到社会的重视。

  徐举了很多数字来证明国家在降低宏观税赋标准上所作的努力,比如,2016年推进“营改增”为企业降了5000亿,涉企收费通过去年清理也降了有5500亿。还有利息负担的下降、物流成本的下降,都给企业减负不少。这都是真金白银,有据可查的,但这些降税降费的成绩,为什么一些企业家没体会到,还是值得追问一句。徐介绍的这些降税费举措,有些是让利于民,应该叫好;有些则是过度收费,本身就不合理,降是纠编,而不是让利。而有一些则完全是市场行为,不能将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比如利息的下降是因为经济降温了,钱不那么热了;物流成本的下降,很大程度上得归功于国际原油价格的下降。

  而成本在降,物价却在上涨,售价其实是在变相地降,空调冰箱多少年没涨过了?所以,综合来看,未必构成了对企业的实质利好。这也是企业喊痛,也是为什么这种声音多集中在传统行业的原因之一。一些地方总是对高新企业青睐有加,扶持力度大,但对传统行业传统制造业反而扶持力度不大,这也就造成了局部上的不公平,传统制造业竞争充分、利润薄,本身生存艰难,他们自然对税赋更敏感一些。

  除此之外,费的问题不能不引起重视。国家层面可能更掌握税收的情况,而地方上的各种费的情况就不那么容易摸清楚。对国家来说,税和费的界线分明,但对企业来说,超出合理范围之外的都是负担。这些问题都需要以个案的方式去查清,通过个案的调查来凝聚社会共识。要不然就会陷入到你讲你的我讲我的,各执一词,但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窘境。这不仅不利于查清真相,也不利于改变社会预期。

  曹在美国在中国都有投资,他的经历虽然是个案,但仍然具有剖析的价值,有关部门不妨先从曹德旺开始,去那些反映情况的企业查一查,看到底是高了还是低了,以便对症下药,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标签: 个案;税负;传统制造业;传统行业;特殊性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11130025913116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