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与快建笼子

拍案惊奇与快建笼子

中纪委监察部的“拍案惊奇”,可以视作对权力腐败的零容忍。
纪念鲁迅,更应尊重文化

纪念鲁迅,更应尊重文化

不是你把鲁迅的名字挂起来就是尊重,挂得越多越尊重,而是挂得合适才叫尊重。
“共话最美”微访谈系列

“共话最美”微访谈系列

浙江“最美现象”系列微访谈,多棱视角,深入剖析。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潮评论 > 热度话题 正文

底层打工者的孩子,上学为何这么难

钱江晚报 董碧辉
责任编辑 柳博姗
2013年08月19日 07:34:32

更多

  想将儿子送进北京的公立小学,但“五证”中的暂住证达不到时限,山东老家出具的无监护证明信笺纸手写被指不合格,借读证明办不下来,山东籍母亲韩美丽想到了办假证、买假章,结果交易时当场被抓。被取保候审的韩美丽谈及7天的拘留经历,说“自己很后悔,但也十分委屈”。

  后悔当然是因为自己办假证的行为有可能带来牢狱之灾。但是这一点恐怕还不是韩美丽最担心的。韩美丽说,“我想过可能会被关一年。我就想,那我的孩子怎么办啊,孩子吃饭,两个孩子的衣服一直都是我洗,那这一年,我的孩子谁来管?”担心自己的孩子之外,韩美丽还担心自己的工作,媒体报道了,单位知道后可能不要她了,每月两千多工资加社保,“这样的工作对于我们的文化程度来说,很难找”。

如果孩子上学的事不用这么操心,这后悔和委屈也就可以省下了。

  然而韩美丽还是感到委屈。韩美丽不知道自己办假证是犯法的行为。可假如知道这是犯法的行为,如果实施这一行为能让孩子上学,韩美丽是不是依然会去做呢?如果把孩子上学看作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那么在这一过程中遇到的一些小小的阻碍、磨难都会是委屈,何况韩美丽为了让她的孩子,要办工作证明、劳务证明、暂住证、无人监护证明、户口簿什么的,把这些证凑齐已经够不容易的,可是办事处的人又说暂住证时间不够,还有无人监护证明是手写的,不合格。所以为了孩子上学的事,整着整着居然把自己整到了看守所里去了,韩美丽能不委屈吗?委屈大了!

  如果孩子上学的事不用这么操心,这后悔和委屈也就可以省下了。但真的是无路可走。记者问为什么不回老家开一个无人监护证明,韩美丽说“来回一趟起码得五六百块,没那么多钱,公司的假不好请,请了怕一回来工作就没了”。至于为什么不送回老家上学,是因为公公婆婆身体不好,带不了孩子。重重困境之下,2006年就带着孩子来到北京的韩美丽遇上了办假证的贩子,还能不当救命稻草一般抓住?

  也许新闻一报道,在舆论的关注下,韩美丽的孩子能得到一个上学的机会。这也算在没有路的地方走出了一条生路。可是其他的韩美丽们能如法炮制吗?在有的孩子可以凭红头文件入学的时候,如韩美丽这般社会底层的打工者,是不是应该有其他的路可以走?能不能走得顺畅些呢?

标签: 母亲办假证入狱 教育公平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