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网论天下 正文

声音丨八旬老人拾荒养家:光有同情还是不够

来源:新京报
作者:二号少女    责任编辑 张萍
2017年12月05日 16:18:56

更多

一句“我不敢死”,说出的是悲情,但透露的也可能是社会救助的缺失或不足。毋庸置疑,一个有温度的社会不应让一位八旬老太在寒风中拾捡垃圾。

  原标题:八旬老人拾荒养家:光有同情还是不够

5a9c6a915a754a09977717c5931669e3.jpeg

  系统性的、持续性的救助显得尤为重要,起码能为一家人的生活“托底”,让她的残障女儿得到应有的照料,至少可以让她正常地安稳度过晚年。

  最近,四川成都街头捡垃圾的老人蒋贵英一家的生活,引发媒体聚焦。这也为公众透视少数特困家庭的境遇,提供了一个典型样本。

  蒋贵英老人今年已经81岁了,还在街头捡垃圾;丈夫郑明知,88岁,身体不好,被肺病折磨多年;女儿郑淑兰,58岁,6岁时患脑膜炎,抽了脊髓,后来人就傻了;外孙唐郑19岁,刚刚步入社会,还在频繁换工作中。早出晚归,捡了十几年垃圾,蒋贵英养活了一家四口。

  贫苦的环境、艰难的家境,看完不禁令人潸然泪下。蒋贵英一家的生活,颇像小说《活着》里老年富贵一家的日子,贫苦、绝望,遭遇命运的种种不公,挣扎着存活于人世。

  蒋贵英说,“她(女儿)不死,我也不敢死”——这可能也是天下母亲爱女儿最简单也最极致的表达了。但听闻一个年老体衰的母亲说出这样一句痛彻心扉的话,我们不仅只是表达同情和感动,还要问一问:是什么样的“缺失”让她“不敢死”?

  纵观蒋贵英的一生,始终是自己在苦苦挣扎,她的世界,似乎没有一个人可以指望。她的贫穷,不是因为自己懒惰、愚蠢、堕落,而是因为年老体弱、家人生病、家庭负担沉重。这样的老人,不正是最该被救助、需要充分救助的对象吗?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现在有公益组织经常受网友所托看望老人,而老人经常搭乘的公交车,司机也主动不收她的车钱,一些城管甚至也对她“网开一面”。这些都是社会让人温暖的一面。

  但我们不能指望一两个好心人、几个志愿者,偶尔去关照一下她的生活。因为这种民间救助太过偶然、力量也太过微弱,难以解决她长期需要的温饱、生存问题。老人一旦淡出舆论视线,公众可能又会将其遗忘。

  这时候,系统性的、持续性的救助显得尤为重要,起码能为一家人的生活“托底”,让她的残障女儿得到应有的照料,至少可以让她正常地安稳度过晚年。

  新闻报道并没有提及当地政府相关部门的救助。所以“有与没有”、“有多少”都值得追问。蒋贵英一家在成都属于外来人员,希望这点不会阻碍其纳入社会保障范围。如果真因为其外来人员的身份不能享受社会保障体系救助,那就有必要反思当下救助体系的漏洞,尤其不能让老人一家在成都和老家的保障体系中“两头不靠”。

  从常理常情揣测,蒋贵英老人及其家人可能已经拥有了一些最起码的低保、残疾人补贴等政策性的补助。但从其家庭情况的现状看,即使已经有了相关补助,也还是杯水车薪。

  一句“我不敢死”,说出的是悲情,但透露的也可能是社会救助的缺失或不足。毋庸置疑,一个有温度的社会不应让一位八旬老太在寒风中拾捡垃圾。

  故对这样一位81岁还在捡垃圾的老人,仅有同情仍不够,更该检视的,是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是否还有缺失,是否还有可以修缮的空间。只有用制度能够抵达的温情,才能消解人们内心中的悲情。





标签: 救助;老人;女儿;持续性;残障;托底;生活;街头捡垃圾;能为一家人;拾荒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120556789658899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