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网论天下 正文

李克强总理的一小步,中日关系的一大步

来源:中国网
作者:李若愚    责任编辑 吕苏娟
2018年05月13日 07:33:43

更多

总体而言,李克强总理的访日以及《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联合宣言》的发布,更多的是中日关系全面改善的信号,而并非改善完成的标志。

  5月9日,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日本召开。李克强总理出席会议并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实现了2010年温家宝总理访日后国务院总理对日本的首访。高层领导人互访的减少也折射出前几年两国关系的现实状况,正如李克强总理在《朝日新闻》上发表的文章所提到的:“中日互为重要近邻。现在从北京到东京,每天都有数十个直达航班,只需飞行三个多小时。然而,近年来在推动中日关系改善发展之路上,我们却走了很久。”

  高层领导人的互访在一定程度上与国家间的互信紧密相连。实际上这次不仅是中国国务院总理时隔8年的再度访日,同时也是韩国总统6年半以来首访日本,更是文在寅总统对日本的初访。而2011年与韩国总统李明博会面的还是民主党政权的首相野田佳彦。这意味着从2012年安倍再次成为日本首相后,日本与中韩两国的关系同时陷入了低潮。

  以日韩关系为例,2011年12月18日在京都访问的李明博就日韩关系提出:“要想深化日韩关系,必须首先拿出解决横亘在日韩之间的慰安妇问题的勇气。”安倍政权在日韩关系上的重要举措确实是从推动两国签订“日韩慰安妇协议”着手的,但这份“不可逆”的协议却在韩国民众间引发了强烈的负面影响。文在寅更表示:“虽然这份协议是在两国首脑批准下正式签署的,但我作为总统要向国民明确指出,这份协议解决不了慰安妇问题。”由此,对于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中日韩三国高层交往遇冷的主因,大致可以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当然,不管之前东北亚的地区关系遭遇到了何种情况,我们都要在正视历史的前提下面向未来。依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一切事物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所我们看问题也不能一成不变。实际上从去年以来,日方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已经发生了积极的变化。刚刚公布的《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联合宣言》也反映出日本对于“进一步深化和拓展三国合作”的意愿。对于真心诚意增进地区和平与稳定,改善国家间关系的举措,中国永远都是欢迎的。笔者认为,这次李克强总理的访日表明中日关系的改善迎来了一个新的节点。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联合宣言》的第一部分并非传统的经济议题或国际局势,而是首先提出了人员往来和文化交流的目标,很值得寻味。以前对于国际关系总有一种刻板的认识模式,即:为了实现政治或经济上的利益,才要改善国家间的关系。而这次的《联合宣言》将民众交流置于经济合作、国际局势之前,体现了中国“以人为本”的外交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

  就中日关系来说,以人员往来为基础实现对华关系的改善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是一种“刚需”,并且这种需求也不将经济等其他因素排斥在外。宣言中提出了“我们重申三国扩大旅游交流的重要性,将努力实现到2020年三国人员往来达到3000万人次的目标”,这除了可以增进民众间的相互了解外,客观上也构成了对日本“观光立国”产业政策的一个支持。笔者早已提出:随着中国游客访日的常态化,其访问行程也从传统的东京大阪等大都市向其他地区延伸。中国游客的日本深度游对一直困扰日本中央政府的“地方振兴”难题起到了积极作用。

  当然,对经济发展产生更直接影响的还是传统的国家间经济合作。以特朗普逐步兑现其“反全球化”竞选承诺为背景,中日韩三国面临着共同的国际经济环境。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使得中美间的贸易摩擦更为惹人瞩目,但其实日本也在特朗普敲打的名单之列。没有像中国一样庞大国内市场的日韩两国,对“反全球化”风潮的焦虑来得非常迫切。宣言中“我们致力于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正是针对上述情况的表态。过去的日本,将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视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竞争者,因而加以抵制。但在美国退群TPP后,日本开始重新审视在FTA和RCEP上的政策,《联合宣言》中关于“加速三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表述,可以视为对日方转变的一种确认。但由于在安全保障上受制于美国,日、韩如果面临必须在“安保”和“经济”做出选择的情况,到那时能在多大程度上贯彻当前的立场还需要观察。

  目前的东北亚安全格局恰好迎来了转变的可能,这或许能成为韩日在安保上减轻对美依赖的契机,这个突破口就是朝鲜核问题。目前为止,朝韩领导人已经实现了会面,金正恩更两度到访中国拜会习近平主席,中日韩三国领导人里尚未与金正恩见面的就只剩安倍一个人。加之美朝首脑会面也预计6月在新加坡举行,过去日本得以在朝鲜问题上发声的“六方会谈”模式所起到的作用,已经被新的体制全面覆盖。对于这种情况,日本也有着清醒的认识。我们看到,日本这次没有在公开场合呼吁重启六方会谈,而是希望能在这一问题上能更多的与中韩合作,这是审时度势的态度。

  总体而言,李克强总理的访日以及《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联合宣言》的发布,更多的是中日关系全面改善的信号,而并非改善完成的标志。只有依照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精神,把这次联合宣言中的各条都落到实处,“构建地区和平合作平台”的目标才能实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有坚持“不犹豫、不折腾、不倒退”才能真正实现“破冰”。

标签: 联合宣言;领导人会议;总理;副研究员;自由贸易协定;高层领导人;慰安妇问题;国际局势;中国游客;全球化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513033574236647.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