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学习有理 正文

宗教迷信绝不能成为党员干部的精神家园

来源:国防大学
作者:陈中奎    责任编辑 王天骏
2017年08月16日 19:50:55

更多

唯有马克思主义信仰所构筑的精神家园,决定了“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答了“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才是共产党人最可靠的心灵归属。

003.jpg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查处的众多腐败案件中,常能看到一些党员、干部信仰迷失、精神空虚,“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大师”的现象。有的热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气功大师”;有的公开宣称自己的宗教信仰,与党员干部身份严重不符!归结为一点,就是精神家园防线坍塌、取向偏移,变成了不在马克思主义信仰里,而是到宗教迷信里寻求价值和信念。

  共产党人精神家园的丢失,是滋生腐败的重要诱因。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坚守共产党人精神家园,不断夯实党员干部廉洁从政的思想道德基础,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那么又是什么导致了精神家园的丢失呢?翻阅贪腐官员们的人生履历,正如二月河为反腐纪实小说《追问》写的序言中提到的,他们“大多有个共同点,在没有掌握权力的时候,大都算是能力超群的精英分子,可一旦拥有了权力,放松了警惕,任由人性中的负面因子疯狂肆虐,其人生结局竟然如此的彻底归零。”

  是权力的滥用改变了一些人的精神家园。有如列宁所言:“大多数人是根据实际生活得出自己信念的,他们不相信书本和空谈。”一些党员、干部因为权力的拥有,制约力量的不足,或因为权力滥用带来的丰厚回报远超于辛苦努力的私人所得,亦或由于仕途遭遇公权私用的故意拦阻,如《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一般,信仰出现动摇,精神家园开始变质。原本孜孜以求,红心向党的追求,开始慢慢偏移。

  蜕化了的信仰需求让马克思主义信仰逐渐受到冷落,成为讲话稿里宣称的信仰、开会表态中的信仰、文件传达中的信仰。信仰需求的蜕化直接导致信仰行为轨迹的变化,各种诱惑渗透过信仰堤坝,腐蚀精神家园,久而久之,在信仰主体内部就会存有两种价值体系,一个是正在弱化的马克思主义价值体系,另外一个就是逐渐滋长的崇拜金钱权力的价值体系,两种价值体系的不断冲突和斗争,表现出来的就是“台上一套、台下一套”“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明规则与潜规则并行,双重人格集于一身。

  马克思主义价值体系指向的是为人民服务,物欲崇拜指向的是金钱之上的享乐主义,前者推动着一个风清气正的和谐社会的形成,后者则导致一个物欲横流、腐败不堪、民怨四起的混乱社会出现。内在价值体系的不断激烈冲突,急需寻找突破口,缓解矛盾,或者说要借助外在力量实现两种价值观的统一,至少说服自己的灵魂,让精神家园不再焦灼不堪。于是一些人转向了鬼神迷信,用信奉鬼神、供奉佛龛等方式,将精神家园向鬼神敞开,通过一些仪式的履行、一些钱财的交换,试图为自己的贪腐行为找到精神依靠、灵魂港湾。其实这甚至不能称之为宗教信仰,最多不过是一种与鬼神之间的利益的交换。

  共产党员不能有宗教信仰是我们党的一项严格的纪律要求。1982年,中共中央《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文件指出,我们党宣布和实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这当然不是说共产党员可以信奉宗教。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是对我国公民来说的,并不适用于共产党员。新形势下,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也指出,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严守党章规定,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也明确规定:“党员不准搞封建迷信,不准搞宗教,不准参与邪教,不准纵容和支持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及其活动。”

  党员干部为什么不能信宗教?美国著名宗教哲学家蒂利希认为,宗教就其最广泛和最根本的意义上而言,是指向一种终极关怀。马克思主义信仰与宗教信仰所塑造的精神家园之根本不同,就在于各自的终极价值所指向的终极关怀的区别。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终极价值可能不被具体的人所了解,但却在特定的时期内支配他的需要阶梯上的任何一种需要,是人生的最终目的和最高意义。

  科学信仰的共产主义与宗教信仰的“极乐世界”不能相提并论,通过宗教信仰,人类走向了宗教所昭示的各种各样的精神世界,以牺牲自己的独立为代价,人们得到的所谓各种各样的欢乐与快慰(宗教慰藉),被弗洛伊德称为一种靠“死亡驱动”的极乐。但马克思主义价值论认为,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是最高价值,一切价值归根结底都是对人的价值,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人的最高需要,也是最高价值境界。

  终极价值的指向不同,功能自然也不同。马克思主义是救世的,是改造社会的,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学说;而宗教是救心的,不企图改变世界,改变社会,而是各人回归自己的内心世界,改变自我。马克思主义解决的是社会不公问题,而宗教解决的是灵魂失衡问题。我们重视宗教对人心教化的良性作用,但社会不可能通过逐个改造人心而得到根本改造。只有变革社会,建立一个共同富裕的公平正义的社会,人才真正有安身立命之处。

  中国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共同理想是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无论是最终目标,还是现实目标;无论是根本宗旨,还是阶段使命,宗教迷信的精神世界都无法提供强大凝聚力量,无法提供献身事业的终极关怀。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唯有马克思主义信仰所构筑的精神家园,决定了“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答了“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才是共产党人最可靠的心灵归属。

  【作者为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教研部博士后】

标签: 精神家园;信仰;宗教;宗教信仰;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人;价值体系;党员干部;终极价值;权力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7081660006530521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