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弄潮 正文

弄潮号 | 火爆堪比抢房 民办小学“一桌难求”刺痛了谁?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评论员 刘雪松    责任编辑 逯海涛
2018年04月14日 19:42:42

更多

有网友感慨得很到位——民办如此热,公办应加油!这是比较客观的一句话,也是一句客气话。说得刺耳些、一针刺血些,应该是——民办如此热,公办应汗颜。

3.jpg

  今天是周六。天一亮,假如从空中向杭州望去,人群乌泱乌泱的地方,一定是民办小学。没错,今天是民办小学招生面试的日子。这次大人小孩齐上阵,不是来抢房子的,而是来抢“桌子”的,抢期望孩子高于常人、快于常人的起跑线。

  今年杭州市区22所民办小学计划招收3082名学生,首次采取网上报名。对于今年到底有多少读一年级的适龄孩子报名民办小学,教育主管部门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官方数据。主管部门说,给各民办小学打过电话,对比发现“今年网上报名人数没有出现大幅度增长的情况”。

  媒体和群众发现的情况却是两样。民办小学年年招生,不用打电话问,今天目测一下就有数了。比如今年第一次招生的采荷实验学校小学部,60个招生名额来了1000多个孩子。1000多,多多少?不知道。咱就按照1000的整数扒拉扒拉吧,录取率6%的节奏。不说到了彩票中奖的地步,说这是热门岗位考公、考博的比例也不会觉得夸张。正好,本人家今年有报读一年级的适龄儿郎。今天一大早,他半数以上的小伙伴都被家长领着赶考去了。这情景,不知教育主管部门究竟是眼神出了问题,还是加减法从小就没有学好过,甚或有意疏忽?总之反差太大。

2.jpg

  多年未见的排队抢房景象,今天以男女老少齐上阵抢民办学校一张课桌的景象出现,你就知道这座城市最紧缺的、最被市民看涨看好的东西是什么了。昨夜春暖还寒,有点风雨料峭的味道,然而热门点儿的民办小学门口,早就开始排起了队伍。及至今晨天亮,更是人头攒动,乌泱一片。

  一学期少则三五万、动辄八万十万学费的民办小学,竟也一桌难求;有民办学校设置的门槛中规定至少有一人是“全职爸妈”,竟也不被家长视作障碍。要说这都是杭儿风、都是没有领略教育真谛的盲目冲动,这是不客观的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也是小看了今天天不亮就起早排队的家长和孩子们的智商。

  话分两边说。从教育的基本规律来看,这一茬一茬孩子,不可能民办学校出来的将来都是栋梁、公办出来的都是草民。相对来说比较符合事实的一种情形是,输赢不在进没进民办,而是在习惯。学习习惯、生活习惯、家长习惯诸如此类。当然少不了天赋之类的。这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也不能说家长带孩子起大早、挤破头考民办,就一定是脚迈错了门槛。

  民办学校里从一二十年前貌似为外地户籍家庭留着的课桌,到很快变成有钱人家孩子想去的课堂,再到今天本地外地、有钱没钱都挤破头想去的教育“殿堂”,民办学校似乎已经成为不少家长认为的“孩子更高等级的起跑线”、成为有可能把别的孩子甩几条街的“成长线”。民办学校把新生报名这天门口“车马稀”的场景转换成“挤破头”,同样也是有规律可循的。家长与孩子的选择,同样具有用脚投票的意味。

  有网友感慨得很到位——民办如此热,公办应加油!这是比较客观的一句话,也是一句客气话。说得刺耳些、一针刺血些,应该是——民办如此热,公办应汗颜。公办学校大班化、上班化、皇帝女儿化,都是造成公办与民办学校在招生热门程度上、这十几年来天平发生倾斜、场景发生转换的重要原因。

  随着杭州城市人口的爆增,早在2012年前,杭州入学儿童的比例就急剧增加。大班额,像大通铺,很多公办学校使劲撑,撑到令人额头都大的地步。义务教育阶段,包括杭州在内的全省学校,在孩子的人生起步阶段,一个班56人、甚至66人的司空见惯,且不说健康卫生堪忧,即便从小有一副金刚不败之身,在人群中能够把老师讲课内容都听进去、能够得到老师的关注,也是非常艰巨的任务。

1.jpg

  教育梦,对于很多家长和孩子来说,现阶段最实惠的就是小班梦。民办学校再不济,小班是笃笃定定的。老师把班上每个孩子的注意力、作业情况管过来,也基本上笃笃定定。而在民办学校的机制上,老师如果以8小时上班化的姿势面对孩子,也基本上很难混下去。

  直到去年,浙江省发布消除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大班额专项规则,明确要求到2019年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消除小学、初中56人及以上大班额、坚决防止重新出现66人以上超大班额。但是对于家长来说,时间不等人、教育不等人,他们中很多人依然觉得等不起。更何况,这个指标距民办学校普遍一个班30人左右的合理设计,依然是白银与黄金般的差距。

  而优质教育资源的天平倾斜,同样是教师与家长亦步亦趋的一种用脚投票。虽说有经验的家长也知道,民办公办,关键还是找对一个优秀的班主任老师,但这不是人人都能找到的。不管教育主管部门承认也好、不愿意承认也好,包括优秀班主任老师在内的优质教育资源,像水往低处流一样,很多已经奔着民办学校的高薪而去了。这个脚步,跟不跟?这就像押注一样,很多家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跟!

  孩子跟不跟得上是一回事,但家长跟不跟又是一回事。家长跟,赌的是孩子可能跟上的教育节奏、未来步伐,同时赌的是自己未来“对得起”孩子的一种安慰心态。我努力给你提供了最好的机会,将来如何,别无遗憾。

  这些年民办学校一桌难求,就是在这种的用脚投票中跟出来的。优质教育资源被民办学校的机制吸引而去,造成公办学校一定程度“失血”,长此以往,面孔“苍白”的恶性循环,便不足为怪了。

  说到底,今天民办小学座位供给与家长孩子之间的需求矛盾,反映的是人们对于优质教育资源日益增长的需求,与优质教育资源日益失衡之间的矛盾关系,是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与美好教育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教育机制,当初一步一步没有跟上社会的需求。家长跟着优质资源走,既是跟着感觉走,实际上是不愿意跟着公办教育资源恶性循环的节奏走。6年小学、3年初中,学费贵点的,一个家庭百来万砸进去,旁观者给他们砸多少“砖”,都是很难砸醒的。他们在很现实、很无奈的教育梦中,他们不是砸得不心痛,而是只能用钱去砸开优质教育资源的大门。但是真正应该砸醒的,可能还是教育主管部门、公办教育机构。

标签: 孩子;家长;优质教育资源;民办小学;教育主管部门;学校;老师;大班额;义务教育阶段;小班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41470301466285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