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弄潮 正文

【潮赛】3万亩“私家湖泊”现洞庭,一湖清水何时还?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白毅鹏    责任编辑 吴佳珅
2018年06月13日 14:28:23

更多

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扫清水域治理路障、绊子的基础上,打通水域治理的地区障碍,加强治理结构的弹性、韧性和贯通性,使得洞庭湖不仅在水域上自由流通,还要在守土有责、护水有方的管理上打通关节,打造洞庭湖生态治理的来日新颜。

  在洞庭湖深处,有一道高高垒砌的堤坝,如“水中长城”,围出一片面积近3万亩的私人湖泊,严重影响湿地生态及湖区行洪,而该堤坝的存在早已不是三两天,更谈不上媒体报道标题中所说的“惊现”。因为在2014年该堤坝被卫星发现后,就曾被湖南省市各级政府数次严令拆除,而从其开始建设算起,它已在洞庭湖中存在17年之久。数年来,岿然不动的堤坝似乎和“八百里洞庭”较上了劲儿,直至近日生态环境部专项督查出手,当地政府的整改措施才逐渐出现力度:6月上旬,益阳市组织59台大型机械和4艘作业船只,计划20天内拆除全部剩余围堤,并严查该问题背后的“保护伞”和失职渎职行为。

  关于洞庭湖的报道,角度方方面面,不胜枚举,而关于洞庭湖治理的报道,却一片形势大好,报道中的确承认湖泊存在生态问题,但报道落点却都显示问题正被解决,洞庭湖的情形在改善。读一读新闻报道的标题,如“九龙治水,还一湖清水”的整治洞庭湖动员令,你很难意料到还会有3万亩“私家湖泊”长年横亘在国家湿地这个事情。

  或许是之前关于该堤坝的报道不够醒目,或许是近几年洞庭湖治理的呼声愈来愈高、报道越来越多,以至于当这则看似新闻实则却旧事重提的消息进入眼帘后,令人难以置信,莫非这几年的洞庭湖只是被履行了“口头治理”的承诺?庆幸的是,国家生态环境部已开始行动,这个在报道中被描述为政治关系纵横交叉的湖中“钉子户”,怕是遇上了“前所未有”的“敌手”。

  岿然不动的堤坝,距离轰塌日子已然不远,然而湖泊的生态治理保护却在路上很多年了,一来一去,晃过的日子里,耽搁了多少年“洞庭湖”的美好时光、秀丽脸庞?而这还仅仅是洞庭湖治理过程中,能够看得见、摸得着、拆的掉的小小3万亩水域,那些长埋湖底的污染谁来发现?那些被报道无视的生态谁来呵护?很难想见那些自由流动的水里,藏着多少因治理缺席、权力失范而留下的黑污?

  3万亩“私家湖泊”,十几年间经过了多道“产业链”:初型是“江南第一苇场”,后来芦苇市场低迷,私营老板建堤圈地,种树养鱼,矮围之上,猪、牛、羊成群。围起来的“产业链”自然要切断当地人的产业经营,人们再也无法自由进出捕鱼,芦苇也不能收割,而矮围的猪牛羊以湖为地,粪便排放的环节成为制污排污的过程。

  而“八百里洞庭”的生态意义显然无法用经济毛利来换算,孰重孰轻,一目了然。实际上,即使壮阔浩瀚如洞庭湖,其也是地方经济“先污染后治理”,甚至是“污染之后难治理”的受害者,而恰是水的流动与自净,构成了它丰富的包容,最终才成全了人的欲望无度。当地政府早年如果能掣住手脚,不往人类生态之源的水中伸、湖中趟,相比3万亩“私人湖泊”的纷繁变换的产业链想必也不会存在。再退一步讲,即使当时的地方政治意识、经济意识不够超前,但可以肯定的是,2014年前后的国家生态环保意识与氛围,远比当年要好得多得多!然而自2014年堤坝被卫星发现的时间段里,及时有力地打出一手补救牌,似也有作为的空间和可能,但这一切我们并未见到, 直到中央出手,此事的解决方才刹住放任,步入正轨。

  藏在复杂的地方政经利益背后,还有洞庭湖水域广阔,分区域各自管辖等原因。毕竟,参与的管理方越多,利益主体就越多,除过某些不正当的利益勾连外,所在地区的正当利益诉求只会更加多元多样,就以3万亩“私家湖泊”来论,拆除之后如何对当事人进行补贴,也需要全盘考虑。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洞庭湖的生态治理早已等不及了。作为长江区的主要湖泊,洞庭湖50年代的面积为4350平方公里,2000年时仅剩2625平方公里,面积萎缩率高达39.7%,当湖泊面积萎缩之际,也就意味着其蓄泄洪能力的下降,在如今不稳定的大气条件下,湖泊调节功能下降的后果至会更加严重。另外,我国的水文统计工作,较于人口普查、农业普查远远滞后,因此该数据也无法真实反映洞庭湖真实面积,而且即便面积接近于真实,洞庭湖真的就是绿水清水么,恐怕事实是水域面积不断萎缩的洞庭湖湖区,还可能在各个水域存在着严重程度不一的污染。

  一湖清水何时还?水域治理显然不是一区一地就可成行的事情,这也是报道中,当地政府一贯提倡的“九龙治水”的缘故。因此,在堤坝拆除之后,必须清算盘亘在洞庭湖领域的非法现象与长期的行政不作为,对该问责的要问责,该追究的去追究,把该补的政策及时补上,对该缝的窟窿也不能再任由其开口。更重要的是,如何在扫清水域治理路障、绊子的基础上,打通水域治理的地区障碍,加强治理结构的弹性、韧性和贯通性,使得洞庭湖不仅在水域上自由流通,还要在守土有责、护水有方的管理上打通关节,打造洞庭湖生态治理的来日新颜。

  (作者为西北政法大学学生)

标签: 洞庭湖;堤坝;湖泊;水域;湖区;八百里洞庭;治理;拆除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61343322142660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