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学习有理 正文

改革开放的道路、经验与贡献,听听专家们如何谈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记者 吴晔    责任编辑 吴晔
2018年09月10日 17:30:11

更多

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极大地丰富了发展经济学研究的内容理论和方法。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发展历程,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见证了一个超大人口规模的经济体,快速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国从一个低收入国家迅速成长为上中收入国家。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也极大地丰富了发展经济学研究的内容理论和方法。”

  2018年9月7日至8日,为回顾和总结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发展经验,探讨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和促进发展的关键领域,以中国经验、中国案例推动发展经济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智库协调办公室、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上海大学联合举办“发展经济学在中国: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国际研讨会”。

  此次研讨会邀请了发展经济学领域的中外著名专家学者、相关领域和政策制订者、国际组织代表,围绕中国经济增长、农业发展、改革道路、新经济与可持续发展、城市化参与全球化等十多个主题,深入研讨中国经验与发展经济学的演进、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与成就,以及改革开放的道路、经验与贡献。

  以下是部分与会专家的观点集萃(按发言顺序):


IMG_9664.JPG

  李培林(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

  中国社会学界将2010年前后作为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一转折点让我们看到我国改革开放30年后产生了一些根本性的条件变化,如2009年收入分配突然达到顶点以后开始逆转、2012年劳动力总量的绝对量开始下降等。这些变化为我国发展带来深入的影响,特别是发展的动力发生变化,过去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三分之二来自于投资与出口,而现在三分之二的贡献来自于国内消费。为了扩大国内消费,需要保证居民收入的稳定增长。大众消费的促进,需要稳定的消费预期,包括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的消费处于稳定状态。要进一步消除贫困人口,进一步缩小收入差距。


IMG_9668.JPG

  谢伏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学部委员)

  中国经济40年的发展,借鉴并印证了发展经济学的一般原理,更重要的是紧密联系了中国实际,推动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探索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第一,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之上的,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共同构成了中国经济的微观基础;第二,中国的发展是在实行了近30年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基础上起步的,通过渐进式“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逐步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既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又充分发挥了政府的作用,弥补了市场缺陷;第三,中国的发展是在一个世界人口规模最大,且城乡高度分割、城乡差距很大的大国实现的,在这一过程中始终保持了政治与社会稳定;第四,中国的发展是在一个地域广阔、东中西区域差异显著的空间内实现的,通过在不同时期调动和发挥各个地区的优势,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充分挖掘了经济发展潜力,充分利用了大国经济的回旋余地。显然,以上这些都不是传统发展经济学能够解释的。因此,广大经济理论工作者需要深化理论研究和深入总结经验,为新时代中国经济健康发展提供更好的理论指导。


IMG_9670.JPG

  林毅夫(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  

  如果我们要找一个词来形容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取得的成绩,唯一合适的词应该是‘奇迹’。 

  为什么说是奇迹?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的1978年,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中国人均GDP是156美元,而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贫穷的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国家,在1978年的时候,他们的人均GDP是490美元。中国连他们的三分之一都没有达到。不仅是穷,而且当时中国是非常内向型的经济,出口只占GDP的4.1%,进口占5.6%,两项加起来只有9.7%。也就是说,当时我们90%以上的国民生产跟国际是不接轨的。但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从1978年到2017年,我们以平均每年9.5%的速度实现了经济增长。在人类历史上不曾有任何国家、任何地区,有这么高速的增长,而且还持续这么长的时间。2009年,中国经济规模超过日本,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中国出口超过德国,变成世界最大出口国,而且出口的产品当中,95%以上是制造业产品,因此中国成了工业革命以后,继英国、美国、二战以后的德国、日本后的又一个世界工厂。2013年,中国贸易总量超过美国,变成世界第一大贸易国。去年,中国人均GDP达到8640美元,变成一个中等偏上收入的国家。此外,中国超过7亿人摆脱贫困,对过去四十年世界减贫的贡献超过70%。 

  但在这样的成绩面前,为什么“中国崩溃论”还是此起彼伏?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改革开放并不是按照现成的理论来进行的,而是以摸着石头过河、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方式来推行。在上世纪80、90年代,当时世界上的主流经济理论是新自由主义。持这一观点的人认为,社会主义国家要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就必须推行私有化、市场化。而在他们眼中,像中国这样采用渐进的、双轨的转型方式,问题很多,所以一旦中国经济放慢速度,他们就认为中国经济即将崩溃。 

  可是事实又是怎样的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盛行的是所谓“华盛顿共识”,不少国家深受其影响,然而结果却是“八九十年代的经济增长力比六七十年代还低,而危机发生的频率却比六七十年代高”。因此,一些经济学家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称为“发展中国家迷失的20年”。自二战结束以来,一直存在着一种“西天取经”的想法,认为把发达国家先进的理论学会,然后来发展中国家实践,就能够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工业化。而事实证明,用这些所谓主流理论来指导我们的实践,往往是失败的。这是为什么?最主要的原因是主流理论来自于发达国家,自觉不自觉地是以发达国家的经济、社会制度作为前提的,而发展中国家并没有这些前提,所以推行的效果普遍非常差。正所谓“淮南为橘,淮北为枳”,所以我们不能迷信来自于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其实从发达国家本身来看,一个理论通常也是盛行十年二十年就会被新的理论所取代。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理论取决于群体条件,而群体条件是在不断变化的,因此一个理论在一个群体条件下适用,而当条件变化了以后,这个理论就不适用了,新的理论就又出现了。既然发达国家的理论没有办法做到“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那么又怎么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发展中国家应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找到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及其背后的原因,提出新的理论。 

  中国改革开放是人类经济市场的奇迹,用现有西方理论看中国改革开放,只能看到问题,不能看到成绩。而且,用现有西方理论指导中国实际,通常产生的效果普遍是更糟。只有进行来自于我们自己实践的理论创新,并用以指导实践,才能让理论真正实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功效。


标签: 中国;改革开放;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经济学;经济体;发达国家;开放;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家;产业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91058800964023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