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浙江潮评论 > 弄潮 正文

快评丨宗庆后评马云五个新“胡说八道” 是谁的误会

浙江在线  刘雪松
责任编辑 吕苏娟
2016年12月27日 12:13:03

更多

五个新”这个概念,之于马云与宗庆后,一个是基于互联网创业经验,对于未来经济形态的预判;一个是基于传统制造业经验,对于这些预判的预判。

  12月25日,央视请来TCL李东生、娃哈哈宗庆后、格力电器董明珠“对话”,主题是探讨中国制造业日子不怎么好过的问题,结果说着说着,主持人扯到了这么一句:马云说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新金融、新资源,可能会构筑一个新的世界。我想这个新的世界应该会和我们的制造业息息相关,问题是我们是不是认同有这样的一个新世界?这时候宗庆后接话了:“唯有新技术最值得实体经济去借鉴”“我认为除了新技术以外,其他都是胡说八道”。

  宗庆后这番话,让主持人似乎有些错愕,脱口而出——啊?!只有新技术是有可能存在的?宗庆后说,“新制造,本身就不是实体经济制造什么东西啊。如果是新技术,我倒认为对实体经济确实是追求新的技术,来提高我们这个制造业,从中低端走向高端制造业。”

  这时候其他二位出来打“圆场”了。李东生说,“实际上确实除了新技术我很认同,其他那几个新,我看不太明白。我不敢像宗总这样说他胡说八道……”“对实业,对实体经济来讲,这种是不是最合适的,确实还不能简单地这样用那么多的新,认为新的一定是好的”。

  向来言辞带点辣味的董明珠,这次出人意料地“圆”得很溜:“刚才宗总的这种表达实际上从内心来讲是非常激动,他讲的是实话。其实我们觉得,刚才讲的新技术,因为我们技术不断地要去创新,请你把新字拿掉都是以前原有的,都是存在的。只是我们讲进步是一个时代的表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重要性”。

  央视的命题,显然与最近曹德旺在美国的生产线投产,引发的热议有关。而三位董事长,都是中国制造业影响力不亚于曹德旺的翘楚。把他们请到演播室,品评一下中国制造业寒冬的深层原因,是再恰当不过的了。然而这番对话,最后貌似“跑题”的延伸,反而在传播过程中成了盖过主题的“亮点”,原因正是宗庆后针对马云“五个新”,毫不掩饰的一句“胡说八道”的评判。

  宗庆后与马云,是杭州同城前后诞生的两个“中国首富”。虽然都操着地地道道的杭州话,但年龄隔了一代,一个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代企业家,一个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拓荒者,他们代表的是中国经济结构中传统与互联网这两大不同特征的版块。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之间的观点碰撞,不论是认同还是反对,都有着分量很重的代表性。

  宗庆后针对马云“五个新”的一句“胡说八道”评判,引起了网友的热烈围观。经过了曹德旺投资风波的广泛讨论,加上三位中国制造业掌门人物自带粉丝的影响力,马云几乎成了被网络口水淹没的对象。

  从实体经济发展过程中一步步走来、并且问鼎中国首富的宗庆后,对于中国制造的过去、现在、未来,是有着最深的体会与感情的。就在两个月前的一次论坛上,宗总谈起当前经济热点、企业目前的困难、互联网金融的火爆,大声疾呼:要大力发展实业,发展制造业,莫要把虚拟经济搞过头。他说,互联网实际上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和工具,但虚拟经济不能搞过头,否则会损害实体经济;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这是立国之本、强国之本、富民之本。

  但是,由此认为宗庆后对于马云“五个新”一句“胡说八道”的评判,是对“互联网+”的恼怒、对马云个人的公开叫板,这是有失客观的,也是对“胡说八道”这句日常用语,在实际运用中,既可以看轻、也可以看重时的一种选择性误读。

  同城两大中国首富,宗庆后与马云,时常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宗总在央视这样的传播平台上,公开对马云拉下脸来拍案暴怒的可能性有多大,这是稍具常情常理的人们不难理解的。宗庆后不同意的是马云“五个新”中除了新技术之外的另外四个新,是对事不对人的观点碰撞,也是传递个人对于未来经济发展趋势的认知与判断。从这个意义来说,宗庆后的这句“胡说八道”评判,实际上可以视作对马云观点对与错的一个评价,虽然用词带有创业前辈的“倚老”口吻,但归根到底还是一句带有强烈个人主观判断、却依然属于平平常常的大实话。

  马云的“五个新”,何尝不是个人对于未来经济发展趋势的主观判断。无非是代表新经济领域的企业家,对于未来经济发展模式的判断,在传播过程中带来的影响力、关注度更高一些。

  我们先来重新审视一下马云的“五个新”究竟说了些啥。

  2016年10月30日,杭州云栖大会召开,马云说了两番话。一番是,“电子商务”这个词可能很快就被淘汰,阿里巴巴从明年开始将不再提“电子商务”这一说法。一番就是“五个新”。他说,我们认为有“五个新”的发展,将会深刻地影响到中国,影响到世界,影响到我们未来的所有人。这就是,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

  实际上,马云预计未来的“五个新”,都是基于“电子商务”这个概念的被淘汰来阐述的。

  关于“新零售”——他说,线上线下和物流必须结合在一起,才能诞生真正的新零售。线下的企业必须走到线上去,线上的企业必须走到线下来,线上线下加上现代的物流和在一起,才能真正创造出新的零售起来。

  关于“新制造”——过去的二三十年,制造讲究规模化、标准化,未来的30年,制造讲究的是智慧化、个性化和定制化。

  关于“新金融”——过去的200年,金融是二八理论,只要支持20%的大企业就能拉动世界80%的发展,但是未来新金融必须去支持八二理论,如何支持那些80%的中小企业个性化。

  关于“新技术”——这是此次央视对话中,宗庆后、李东生、董明珠唯一认同的重点。马云当时的完整阐述是:我们过去的技术出现在移动互联网以后,也许原来以PC为主的芯片将会变成移动芯片,以PC为主的操作系统将会变成移动操作系统,原来的机械制造将会变成人工智能。所以,你原来的机器是不是变?未来的机器吃的是数据,所以未来层出不穷,基于互联网、基于大数据的技术诞生,这又为人类创造了无数的想象和空间。

  关于“新资源”——过去的发展是基于石油和煤,未来技术的发展基于新的能源,那就是数据。

  这就是此前曾经有报道表述的、让富士康郭台铭说出这么一番话的“五个新”:“这让我产生了无比的惊慌,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为什么央视“对话”节目中到位的三位著名企业家,对于马云的“五个新”,会与同样如雷贯耳的制造业企业家郭台铭的反应,反差如此之大?

  其实回过头看马云的“五个新”,看宗庆后们对于“五个新”的评价,我们不难发现,这场“对话”节目中,企业家们对“五个新”,可能也是有误会、误读的因素在内的。

  首先,宗庆后们一致赞同的“新技术”,除了“原来的机械制造将会变成人工智能”“你原来的机器是不是变”,马云其余阐述都是围绕互联网和大数据展开的。完全有可能,在座的企业家们,对于“新技术”这个名词的愿意接受程度,远远超过了这个名词所延展的概念。所以,除了主持人现场没有将“五个新”的概念阐述得更具体的原因,可能企业家们对于马云的“五个新”内涵,并没有做过太多的“功课”,因此整个评判,是缺乏概念与内涵的支撑的。在这样的语境下,能够做出深度评判的可能性,自然会打些折扣。

  其次,非常重要的一种可能性是,企业家们对于马云的“五个新”,更多的还是从马云这个影响力人物具有“一言九鼎”分量的视角来评判的,而恰恰忽视了马云的“五个新”,仅仅是马云个人、或者阿里巴巴一个企业,对于未来经济形态的分析和判断。马云在阐述中,其实反复使用了“我们认为”“我相信”“我希望”等预判词汇。尽管对于这些预判,有着马云话语风格的信心满满,但跳出他的个人影响力、传播效果等元素,实际上依然是一个互联网行业企业家对于未来经济发展走向的个人判断。因此,马云的“五个新”,本身就是带有强烈的个人主观判断色彩的,也是值得更多的企业家、以及整个社会一起来评判与探讨的。

  “五个新”这个概念,之于马云与宗庆后,一个是基于互联网创业经验,对于未来经济形态的预判;一个是基于传统制造业经验,对于这些预判的预判。究竟谁的预判更准确、更合乎未来的经济发展走向,有待实践与时间的检验。倘若把两个杭产本地的中国首富的观点碰撞,完全理解成两种经济形态的撕裂,则不仅是对企业家们探索思路的误解误读,也是对企业家们平常探讨问题的误会,从而沦为围观看热闹的一种夹是夹非。

标签: 宗庆后;企业家;实体经济;中国制造业;互联网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6122743697518766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