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网论天下 正文

花上万只一句台词,“星梦”是孩子的还是家长的?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胡欣红    责任编辑 周宇晗
2018年09月28日 07:54:40

更多

受骗上当也好,合力打造童星也罢,表面上是家长不遗余力地帮助孩子完成梦想,其实很多时候往往是家长的一厢情愿或急功近利。

原标题:花上万只一句台词,“星梦”是孩子的还是家长的?

9.JPEG

  湖南湘潭的一位家长,为9岁的孩子何翔报名了一部儿童网络电影的演员选拔,付了12800元,参演“一号角色”。但拍摄后,他发现孩子仅有三个镜头外加一句台词,同级别演员多达59人,“一号角色”前还有7名“主演”。家长自认遭到了欺诈,将影视公司告上法庭。(潇湘晨报,9月26日) 
  1万多元的花费,对应“3个镜头加1句台词”,颇有种黑色幽默的感觉。而“一号角色”和“主演”不是一回事,也超出了很多人的认知范围。 
  这件事情的是非曲直并不难厘定。一方面,影视公司有意混淆“一号角色”与“主演”的概念,涉嫌欺诈;另一方面,原告明知担任的角色并非“主演”,仍然愿意以类似“配角”或群众演员的角色参与了拍摄,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所以,法院一审判决影业公司退还何翔费用6800元并承担诉讼费用,同时驳回了原告何翔的其他诉讼请求,可谓恰当。
  非常之事,必有非常之因。愿意花费上万让孩子演电影,折射了当下不少家长和孩子的“童星梦”。 
  孩子热爱表演、想成为电影明星,当然没什么不妥。家长尊重孩子的兴趣爱好,尽力培养,也是应有之义。但问题是,明星虽然光彩照人,但能成为明星的毕竟屈指可数。除了天赋,还需要机遇等诸多因素。即便在日本、韩国之类演艺产业发达的社会,演艺人口占社会总人口的比重也非常有限。如果罔顾现实,不顾一切地梦想成“星”,这样的偏执不仅害了孩子,也容易掉入不法分子的陷阱。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众多父母和孩子的“明星梦”,成了一些人借机生财的致富之道,形形色色的“童星制造”令人眼花缭乱。以“童星、培训、骗局”等关键词搜索,相关新闻也是不少。7月,中国之声的报道,某公司号称“三年内公司负责包装培训,送孩子到美国参加国际顶级大赛”,费用是三年近24万元,拿奖也要花钱买。记者调查发现,网上根本查不到该公司信息,邀请现场颁奖的人员也为冒充。 
  去年2月,澎湃新闻刊发了一篇《成人世界丛林法则下的“童星制造”:颜值、包装和金钱》文章,披露了目前童星制造链条上的众生相:拥有熟练培训、包装、上综艺、找剧组等完整“套路”的童星公司,为学龄前孩子安排艺术课、选秀、比赛、上节目的家长,以及要学习声乐、钢琴、走秀、主持、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十点一直在练舞蹈的孩子们。 
  倾注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资金,如果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明星梦”破碎之后的孩子和家长们,又该如何面对现实呢?参演的网络电影播出后,9岁的何翔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天,这也许还算不上代价沉重。如果能从中汲取教训,摆正心态,明白“星路”坎坷,或许不失为一桩好事。 
  受骗上当也好,合力打造童星也罢,表面上是家长不遗余力地帮助孩子完成梦想,其实很多时候往往是家长的一厢情愿或急功近利。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与为让孩子上名校而参加疯狂培训的道理是一致的。只是,明星非捷径,参与需谨慎。

标签: 孩子;家长;角色;一号角色;主演;童星;演员;儿童网络;湖南湘潭;镜头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928283768458311.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