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学习有理 正文

饶宗颐的学术精神:世界化与中国化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程羽黑    责任编辑 王天骏
2018年02月10日 09:28:23

更多

“取古典的精华,用笃实的科学理解,使人的文化生活与自然相协调,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取得和谐的境界”。

  原标题:饶宗颐的学术精神:世界化与中国化

006.jpg

  2月6日凌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去世,享年101岁。
  饶宗颐,1917年生于广东潮安 ,享誉海内外的学界泰斗和书画大师。他未经过正规学院教育,但一生治学所及,博泛无匹,在传统经史研究、考古、宗教、哲学、艺术、文献以及近东文史等多个学科领域均有重要贡献,在当代国际汉学界享有崇高声望。现当代学者先后有钱锺书、季羡林与之并称,称“南饶北钱”和“南饶北季”,季羡林称其为“我心中的大师”。

  近代中国在西方的坚船利炮下,国势不振,国人的自信备受打击。激进者视传统文化为融入世界潮流的障碍,保守者视世界潮流为洪水猛兽,两方交相诋诃。其实,回顾历史,就不难发现,“中国化”与“世界化”并不抵触。以古典中国辉煌的盛唐为例,不仅是本土文化传统累积的高峰,也是世界文明渐次融合的集大成。“南海商船来大食,西京祆寺建波斯。远人尽有如归乐,知是唐家全盛时。”王国维的这首诗恰是极佳写照。换言之,那是最“中国化”的时代,也是最“世界化”的时代,既有力量将中国推向世界,也有自信将世界融入中国,而这两者正是饶宗颐先生学术生命的精髓。
  在世界化的潮流中,如何保留本民族的特色,是中国学者面临的切实问题。饶宗颐在青少年时期接受了传统教育,使他的思想深植于中国文化的沃壤中。他的文章从选题、形式到风格,无不带有浓烈的传统意味。与现代学术强调专业不同,中国古典学术重视博雅,饶宗颐的文章往往在扎实考据的基础上,触类旁通,以其渊博的知识和巧妙的思考,将一个具体的问题延展为一幅宏阔的图景。
  饶宗颐更践行了“知行合一”的古训,研究诗、词、书、画,获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些成果又滋养了他的艺术,在不断的互补中,学、艺两者都达到了当世罕有的高度。 
  如果说这些是饶宗颐在“艺”层面的特色,那么他对“道”的追求,尤其能体现本民族的精髓。他提出重建经学,为中华文明制定可与希伯来、希腊文明本源相提并论的新时代的“bible”,“取古典的精华,用笃实的科学理解,使人的文化生活与自然相协调,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取得和谐的境界”(《新经学的提出》),可以说,饶宗颐为新世纪中华文明在世界中的定位指示了一条途径,而他的具体研究,正是围绕这一宏大目标所做的准备。
  另一方面,中国文化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概念,《易经》中说“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融合精华、吐纳不息是它日月常新的关键。饶宗颐具有深厚的旧学功底,同时出色地贯通了异域学术。他通晓多种现代语言,对巴比伦文、梵文等古典语文也有精湛的研究。以此为基础,他的眼界扩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广度,这也使他得以在中国之外反观中华文明。
  落实到学术上,饶宗颐继承了钱大昕、陈寅恪的传统,通过对域外新材料的应用,使汉学走向更开阔的区域,对当今世界的中国学研究起了示范作用。在法国汉学界,饶宗颐的研究风格影响了一代学风,法兰西学院更是将素有“汉学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儒莲奖颁布给他。在文化方面,饶宗颐对艺道的精通,也使相当长时间内蒙昧不彰的古典技艺再焕光彩,使其得以与他国的侪类相互印证,开阔了人类的艺术境界。
  饶宗颐先生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以巨大的学术和艺术成就,为中华文明指示了一条可能的方向,在强调重塑优秀传统文化与文化软实力输出的当今,尤其具有重要意义。饶公千古!
  【作者系中山大学特聘研究员】

标签: 饶宗颐;中华文明; bible;学界;世界潮流;中国文化;学术;季羡林;国学大师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21033617892904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