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为G20备料精彩的杭州故事

对于中外媒体届时的高度聚焦,杭州也大可放平心态。只要我们做到信息及时公开、透明,表达出乐于与世界沟通交流的坦诚,国际社会一定会感受到杭州的美与真。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经常上网,六个字的画外音听懂了吗?

  如今,总书记提出的“经常上网看看”,希望领导干部们能拿出游子“奔团圆”的勇气,将困难和拖延化作只争朝夕的紧迫感——经常上网看看。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哲言: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之网

  孟子曰,“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互联网既是社情民意的“晴雨表”,也是改善公共服务的“加速器”,通过网络问政,织就造福人民的互联网,不仅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必须,更是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保障。

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观点 > 弄潮 正文

锐评丨张毅事件,是谁纵容了黑恶势力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评论员 李晓鹏    责任编辑 王天骏
2018年02月01日 07:35:23

更多

每一个普通人,都有着免于恐惧和威胁的权利。

240.png

  张毅事件有了突破性进展。涉嫌刑事犯罪的杨玉忠,在被廊坊市安次区人大常委会作出暂停其人大代表资格之后,迫于社会压力,向警方投案。在张毅医生的绝笔信中,屡屡提到杨玉忠如何扰乱正常医疗秩序,如何掏空医院,以及自己如何被人殴打致粉碎性骨折,如何在报警之后,一直受到威胁骚扰,以至于自己一生心血所办的医院无法正常开展业务。

  张毅医生在投诉无果,求助无门的情况下,悲愤地在绝笔信里留下最后一句,“杨玉忠,杨老四,我在地狱等你!”便从自己的办公室里纵身一跃,用自己的生命讨个说法,从而震动了社会,引发普遍关注。之后,不仅杨玉忠向警方投案,殴打他的主使人赵某某也在出逃三个月之后,向警方自首。

  张毅是1979年考上大学的老三届,1984年从兰州大学医学院医疗系临床医学本科专业毕业,从事骨科研究与临床实践30多年。在患者眼里,他也是位医术精湛,口碑极佳的好医生,经常组织义诊,为贫困患者免去医药费。

  他兴办的廊坊市城南骨科医院发展得越来越好,引起了原本是小股东的杨玉忠对医院的觊觎。股东如果想要扩大股权,有许多正常的途径,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完全可以实现。但杨玉忠却采取了最直接却也最暴力的方式,不断用欺骗、骚扰、干预人事等方式排挤张毅,使他在专心看病的同时,疲于应付,心理压力极大,甚至在2017年10月18日,张毅被四名驾驶无牌豪华越野车的黑衣人打断腿骨。即使是如此,当地黑恶势力依然没有放过张毅,不仅旧医院被掏空占据,新医院也无法开张,200多医护人员面临衣食无着的困境。虽多方求助,对方依然逍遥法外,最终逼死了张毅。

  这并不是杨玉忠第一次这么干。张毅事件引发媒体关注后,不断有杨玉忠欺压百姓,欺诈商业伙伴的新闻被爆出。有村民实名举报其侵占集体资产、强迫村民流转土地、在村街改造中谋取巨额利润、变卖集体资产中饱私囊等行为。而早在2013年5月,就有人在新浪微博上举报杨玉忠,动用黑社会力量胁迫殴打商业合作伙伴的事件。

  这些举报最终都无果而终,杨玉忠不仅没有受到一点处理,还当选廊坊市安次区人大代表。甚至连张毅医生向警方报案之后,也未能阻止黑恶势力持续的威胁,其嚣张程度,令人诧异。这里面的逻辑何在?是谁纵容允许这样的人逍遥法外,甚至坐上人大代表的位置?

  就在张毅选择自杀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这份通知规格高、力度大,说明消除黑恶势力对人民群众的威胁和滋扰,已经成为当前的紧迫任务。新华社在一篇报道中指出,黑恶势力大多以“公司”形式、依托经济实体存在,一些“转型”“漂白”的黑恶势力,组织形式“合法化”、组织头目“幕后化”、打手马仔“市场化”。这些,与张毅所遭遇的黑恶势力如此相似。

  每一个普通人,都有着免于恐惧和威胁的权利。人与人之间,股东之间,有矛盾有纠纷是很正常的事情。现代法治社会,为纠纷的解决提供了合理合法的渠道,任何人都不应当用黑社会方式来胁迫他人。这种依靠强权,雇佣打手的黑社会行径,不应该出现在今天的中国。其行为恶劣,影响极坏,既是对所有遵纪守法公民的公开羞辱,也是对法治社会的嘲讽。

  希望有关各方,能够将其作为扫黑除恶的典型案件来处理,加大侦查力度,给社会一个交代。正常社会,一个公民的非正常死亡,应该得到公正的回响。

标签: 张毅;黑恶势力;廊坊市;警方;殴打;医生;绝笔;安次区;投案;集体资产

Copyright © 1999-2016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浙江在线版权所有
./W020180201265466841375.png